预言死亡

  • A+

2008年12月的一天下午,莫斯科帕斯达医院像往常一样忙碌着。5点,医院移植中心的传真机响了两声,吐出一张传真文件。
  传真报告:23号公路上发生车祸,死者列维奇,41岁,AB血型,身上携带有器官捐献卡,请速到!索尼亚医生带着助手,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现场。
  23号公路离移植中心很近。5点10分,医生赶到现场,此时警察也刚刚赶到。
  心脏移植手术必须在5个小时内进行。索尼亚急迫地对警察说,她必须立即把死者带回医院,警察认为这是一场普通的车祸,就同意了。
  按照惯例,移植中心在接到死亡传真后,要立即将死亡消息通知死者家属。
  5点5分,留守医院的护士打通了列维奇家里的电话,把他的死讯告诉他的妻子库娃。库娃立即拨打了丈夫的手机。但她被吓了一跳,电话里居然传出丈夫亲切的声音,他还告诉她,他正在回家的路上。库娃愤怒地想,一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。
  5点15分,库娃再次接到一个电话。这次是23号公路的警察打来的。他们通知她:“夫人,很抱歉,您丈夫出了车祸,已经死亡。”库娃以为又是恶作剧,大吼一声:“请不要开这种玩笑。”
  “不,夫人,我们没有开玩笑,我们是23号高速公路的警察,您的丈夫真的出了车祸。人已经被抬往医院。”警察严肃地回答。库娃一下子愣住了,突然间,她想起了刚才那个护士打来的电话,顿时感觉毛骨悚然。库娃竭力让自己的声音镇定,把这个离奇的事情告诉了警察。
  警察立即赶到移植中心进行调查,值班护士把她能回忆起来的细节都告诉了警察。警察分析,医院为什么会在死者还活着的时候就提前得到死亡通知?只有一种可能,车祸是人为制造的,这是一起谋杀案!
  警察调查了“预言死亡”传真件的来源。文件是从23号公路附近另一家医院的一个传真机上发来的。但是那家医院每一层楼都有传真机,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它来传送文件,警察无法查出是谁发的传真。
  就在警察们束手无策的时候,2009年1月5日,帕斯达医院移植中心的传真机再次响起来,又是一份死亡传真。这次死者是一位年仅22岁的音乐学院学生。
  奇怪的是,这一次又是医生赶在了警察前面。只见房门大开,一个年轻的女孩倒卧在床前的地毯上。她的脑部有被硬物重重击打的痕迹,死亡原因也是颅脑受到重创。但医生发觉她的身体还有些温热,似乎刚刚停止呼吸。医生立即解开她的衣服,试图把她救活。在解开衣服的一瞬,医生惊异地发现,女孩的胸口处有一个紫色的手掌印。
  为什么有手掌印?索尼亚医生立即警觉起来。显然,有人在医生到来之前,一直在为死者做人工救治。如果这个人是杀人凶手,又为什么要救她?如果他不是凶手,为什么要在救护人员到达前跑掉?
  这次,索尼亚医生不敢贸然带走死者,她立即打电话通知警方。10分钟后,警察赶到了现场。
  联系上一次列维奇的神秘车祸,警察发现两个案子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:两位死者身上都带有器官捐献卡,都是AB血型,都是捐献心脏,而且凶手的作案手法都是让死者脑颅受伤,而不伤害其内脏。但是,凶手为什么在每一次杀人后的第一时间通知移植中心呢?
  就在警察调查期间,1月14日的早上,移植中心再次收到了死亡传真。事发地点在一个正在修建的大楼工地上。当救护人员赶到的时候,发现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男人,吊在一根倒挂下来的钢筋钩子上,这人拼命用手拉扯着脖子上的绳套。他们立刻把此人从绳子上解救下来。
  幸运的是,这一次,医生救活了当事人,并把他送到了警察局。当事人叫米夫卢,他向警察描述了自己被谋杀的过程:他当时正在离工地不远处跑步,突然有人从背后把他打昏了过去。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被吊在绳子上了。
  警察询问他是否有器官捐献卡,他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一张递过去。器官捐献卡上赫然写着:AB血型,死亡后自愿捐献心脏。当警察们问米夫卢为什么要办理器官捐献卡的时候,他告诉警察,一个多月前流动采血车来到他居住的社区时,他去献过血。当时有个女医务人员竭力劝他办一张器官捐献卡,说办一张捐献卡的话,他死亡后可以用他的器官帮助别人,而且如果他自己发生意外,也可以优先获得器官移植,于是他就办了一张。
  负责此案的警察带着这张器官捐献卡到了红十字会流动献血中心,向他们询问一个月前在米夫卢家那一区的流动采血车是哪一辆,当时车上都有哪些人。红十字会的负责人给了警方一大摞名单,说来做义工的人都有登记,也许可以找到那辆车上的人的名字。
  警察把名单一一核实,卡洛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。
  22岁的卡洛亚是一个医学院的学生,她年近五十的父亲拉耶克等待心脏移植已经好多年了。
  2009年1月19日,警方在卡洛亚的家里找到了她,询问1月14日她在做什么。脸色苍白的卡洛亚说,她那天突然接到医院通知,说她爸爸发病了,所以她就到医院去陪爸爸了。警察打电话给医院,医院说那天卡洛亚的爸爸没有发病的记录。很明显,卡洛亚在说谎。
  当晚9点钟,警察再次来到卡洛亚的房子。他们刚一迈上台阶,就听到屋里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,卡洛亚用一把22毫米口径的手枪自杀了。她留下了一张遗书,揭开了系列血案的真相。
  卡洛亚8岁那年,妈妈和弟弟在一次车祸中丧生。从那天起,卡洛亚就跟父亲相依为命。她17岁的时候,父亲被诊断为患有心脏病。卡洛亚深爱她的父亲,她一直渴望自己有一天能拯救父亲,为此她读了医学院。但是心脏移植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,而且还需要捐献心脏的人,可是几年过去了,她父亲依然没有等到合适的移植心脏。
  2008年初,父亲又被诊断出心脏出现末期不可逆病变。卡洛亚去器官移植中心要求为父亲做移植心脏的手术,但得到的回答是:器官移植是通过电脑网络来分配的,她爸爸只能等待。
  卡洛亚知道,该医院的5个AB血型的病人中她爸爸排第4个,要在近期内得到AB血型心脏的希望非常渺茫。为了挽救爸爸的生命,她竟然想出了一个罪恶的办法:杀害AB血型的人,获得他们的心脏拯救父亲。
  为了寻找具有这种血型的人,她每周都去红十字会流动献血车做义工,为那些前来献血的人采集血样。一旦发现有AB血型的献血者,她就千方百计地游说对方办理一张自愿捐献器官的卡片。她悄悄地记下他们的地址,然后跟踪调查这些人的生活习惯和作息时间,利用她所学到的医学知识进行谋杀。她想,杀到第4个人就会轮到爸爸移植心脏了。
  她在遗言里说:“为了一颗健康的心脏,我和爸爸等了许多年,我爸爸眼看就要等不下去了。为了救他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我知道我犯了罪,我不求宽恕,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心脏来救他。恳请你们不要把真相告诉我父亲,就说我是出车祸死的。”
  2009年1月20日,卡洛亚的父亲拉耶克被推进了手术室,做了心脏移植手术。拉耶克基本康复后,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自己的女儿。警察见隐瞒不住,只好很低调地告诉他,他的女儿卡洛亚在他手术那天因车祸死亡了。拉耶克老泪纵横,他永远不知道,他的身体里跳动着的正是他女儿的心脏。
  但是,由于拉耶克身体已经非常虚弱,再加上忍受不住失去女儿的刺激,在他身体康复后不久,又旧病复发。2009年3月,他因心脏衰竭而死亡。
  (李中一摘自《新故事》
  2009年第9期,马建刚图)
(作者:芝 麻)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